时生

夏寻诸果作生涯
秋收芋粟延时节
是这个时生
约稿请私信

无题

你以为的不一定就是正确的

燕生:

热爱是平等的,用自己的热爱去伤害别人的热爱,服气服气,高姿态攀不起


尘唐:



原本没有很生气,忽然一下就怒气冲顶了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







张八股和王自由同是小粉文学网小有名气的作者。




但论起粉丝影响力,张八股不如王自由,个人志出了一本又一本,听说最近,王自由新写的武侠小说已经被某影视公司预定了。




张八股目前只有一本挺火的,可是没火到圈外去。




 




照理说,张八股怎么也会对王自由有几分嫉妒。




大家都是同期火的,没道理王自由一个人火的日天日地的。




但张八股却没有这种心情。




 




为啥?




张八股瞧不起王自由。




 




此时就和张八股的渊源有些关系了。




他从名校毕业,学的就是文学专业,理论知识一套又一套的,奖学金拿到手软,极其重视行文的规矩。




写小说?




写小说也要按着规矩来。




张八股的大纲,长且繁杂,他会预先设定好伏笔,想好人物联系,设定好情节,每一个框完美无瑕,用什么语句,引用什么诗词,走什么风格,都有密密麻麻的注解。




王自由和张八股还都是小透明亲友那会儿,瞻仰过张八股的大纲,看的他目瞪口呆。




那会,张八股冷眼看了看王自由四五个词串起来的大纲,淡淡开口:“你这样不行。”




王自由吞了吞口水道:“但我要像你这么写大纲,我早写完小说了。”




张八股说:“不会走路就想跑了?!大纲是一切的基础!你不打好基础,你小说写的一定会飞。”




王自由不以为意道:“我知道脉络不就行了,一根线就好,干嘛要写那么多。”




 




张八股看王自由油盐不进,他苦口婆心劝不住,二人就这么掰了。




 




分道扬镳也好。




 




可张八股和王自由俩人,萌点总是一致,正逢一电视剧大火,里头的cp天天发糖。二人控制不了产粮的心,不约而同写起了同人文。




 




张八股维持一贯风格,严肃,冷静,文笔犀利辛辣,一时之间引得大量迷妹在他的专栏下前仆后继求发糖。




“太太,今天的刀,太高级了,不懂点儿物理知识根本看不懂。”




“太太的文真的太好了,有理有据,而且颇有些严肃文学的味道。!”




 




 




王自由当然做不了这样,他天马行空,想象力集齐丰富,脑内小剧场可以排演到下个世纪,所以他写同人文,就写AU。




 




于是王自由的专栏下。




迷妹们亲亲热热像姐妹。




 




“今天咱们家自由又发糖啦!”





“妈呀!你可拉倒吧!自由发糖了吗!他发的糖里有毒啊!”




 




“习惯吧,自由一直都这样,这刀发的浑然不觉,我都佩服他脑洞!”




 




写原创两人没火,写同人两个都火了!




 




这圈子也从冷圈到热圈。一大波人砸进了这坑里。




 




人多了,小白文也多了,这年头,谁看见喜欢的cp不动笔写个小甜饼啊。




 




可是笔力不同,写出来的质量就不行,热圈文多,质量参差不齐的,为甜而甜啦,为虐而虐啊,也就有人开始吐槽。




 




王自由就说:“为甜而甜不好,但人多练习,写多了,就有感觉了。我中二的时候,为虐生虐啊,谁不是从那时候过来的呢。”




但张八股看不下去,他对着cp爱得深沉,对自己的专业爱得深沉,写一篇小论文指点江山。




语气辛辣无比,带着“念天地之悠悠,独怆然而涕下”的悲愤情怀,措辞激烈地让人心生敬畏。




 




“恕我直言,你们应当好好去研读历史之后再来写!”




“写文没有那么容易,不要活在那些奇怪的吹捧里了吧!”




“对于文章,应当怀有敬畏的心情!做好考据再来写吧!”




 




此文一时风靡整个圈子,张八股太太引经据典,口若悬河,在专业角度,高高在上地将所有人都批判了一通。




 




群众都是跟风的。




 




大大一开口,谁不逢迎?




 




王自由不逢迎。




 




但王自由是个怂逼,怕麻烦,他在专栏里悄悄挂一句话:“同人小说就不用太整什么思想深度了吧,咱都是磕粮的,又不是来看严肃文学的。”




 




张八股和王自由掰了以后吧,二人就没来往了。




 




按道理,王自由这话张八股看不见。




 




但张八股偏偏看见了。




他看见了,心里这股邪火就起了。




 




文也锁了。




 




写了好几个长篇大论。




 




说什么文学是平等的,什么样的文学都要被严肃对待云云。




 




此话已经十分露骨,众人皆知指的是王自由。




 




王自由自然也明了。




 




他怂逼一个,不说话。




 




张八股在兴头之上,又傲了起来,道她在文学评论上有如何的成就,自己的论文是如何的精彩,正经写小说是如何的用工,因此才会在写同人小说是如此驾轻就熟,希望开始写同人文的各位年轻人,多读点书,丰富一下自己云云。




 




王自由此刻也觉得张八股被人捧到高位,说话愈发刻薄,半点没有当年小犀利的可爱。




 




于是又给专栏换了个简介:“非专业出身,但脑洞极大。再次声明:我文学评论写的很烂,希望大家多砸长评让我学习。”




 




张八股时刻关注王自由的动向,觉得此人此刻这番声明,具有强烈的讽刺味道。




 




他面上挂不住,又写千字长文。




 




表达了对同人圈的失望,此刻言辞恳切犹如对你谆谆教导的班主任,再次强调了基础的重要性,以及对某些人的不理解,她十分痛心,故而退圈。




 




王自由正巧完结手上一文,瞧见她如此。




 




终于开口正面回应。




 




“写文源于热爱。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风格。细致的大纲、考据、注解,当然可以表现一个人对于他的文章是如何的热爱,但是这热爱不能成为一把武器,去胁迫所有的人去做同样的事情,一篇严肃论文,有它的架构,你可以按着格式,一步一步的写下来,冷静,理性,然而一篇小说却需要各种各样的色彩,各种各样的框架,各种各种的语言。”




 




“你以为你已经很厉害,你可以看出旁人的实力到底如何,从他的文字里判断他的阅读量,并且对他大加评判,但是你的‘以为’真的绝对正确吗?一开始写小说的人,他笔法生嫩,遣词造句不通,你就可以指责他不认真了么?热爱是平等的,你不应当用‘你的热爱’去伤害‘别人的热爱’,用严肃文学的标准去束缚飞扬的小说,真的合适吗?”




 




王自由想了想。




 




最后敲下一句话。




 




“叫你一声张老师,你就真的把自己当老师了?”






评论
热度 ( 677 )

© 时生 | Powered by LOFTER